小婧少吃点(减肥版)

vb:小婧少吃点
玫瑰是少年的骨
@逃匿月色_

小宋yyds!!!!!

由于俺未成年开不了直播

于是借来了朋友的号!@无效地址 

俺八点在这个号直播!记得来玩呦!

好无聊啊

你们在干嘛

我已经不会写文了😭😭😭

复健太难了……

我盯着石墨文档半个小时啥也写不出来

这正常吗

呃其实雾是

精分暴躁攻×疯批美人受

雾 1

包养替身文学

 

“爱我还是他”

 

宋亚轩说他最讨厌别人送礼物送花,刘耀文从前不知道,那次送过去一大捧玫瑰花,宋亚轩看见就蹙了眉,低着头也不说喜欢,刘耀文看出来他可能不太愿意,怕人生气,一伸手示意宋亚轩把花给他。

 

宋亚轩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:“给了哪有要回去的道理?”

 

他不敢惹刘耀文生气,因为他的许多合作机会都是刘耀文给他争取来的,一旦刘耀文对自己失望,那他得来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。刘耀文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,让他给自己铺路的代价,就是宋亚轩这副身子。我们把这种关系叫做包养。

 

他或许不是一个好爱豆,但一定是个很好的包养对象,他曾在情潮翻涌的时候听见刘耀文对着他耳朵低语,说他是他最喜欢的人。

 

最喜欢的人,喜欢什么,床上技巧吗?

 

行,满足你就是了。

 

宋亚轩嘴角微微下垂,不过很快恢复神态,伸出手勾住刘耀文的脖子,两条细长的腿盘住刘耀文精瘦的腰,夹着他不让他动作,拉着人俯下身同自己接吻。

 

他明白自己肮脏,他最喜欢听刘耀文说他厉害,仿佛自己的价值只有在这时才会被肯定,只有在刘耀文怀里,他才感觉自己是有温度的人,浑身烧着,贴紧刘耀文,嘟起嘴吐泡泡,拐着弯告诉刘耀文,自己还想要。

 

人性本就如此,这隐秘的快感是上帝赐给人类的宝物,如同海洛因一般侵蚀理智,小剂量的吗啡就在那人的舌尖,甜蜜或酸涩,都上了瘾。

 

刘耀文宠着他,却给予他充分的尊重,他时常告诉宋亚轩,不必想那些不入流的手段取悦他,他不稀罕也不配合,如果非觉得得到的东西与付出不匹配,良心不安的话,不如在床笫之上多亲他几口。

 

宋亚轩照做,将一个情人的本分做到淋漓尽致,常常让刘耀文怀疑宋亚轩诓他——宋亚轩说他是他的第一个,第一个什么……

 

“我们在做什么……就是什么……”

宋亚轩的双臂撑在刘耀文的腹肌上,舒服得仰起头,双臂支撑不住趴下去,发丝剐蹭刘耀文的前胸,惹得心头发痒。

 

这个人真是怎么喜欢也喜欢不够。

 

可惜包养这层关系见不得光,如同活在阴暗角落的虫蚁,又像黑暗城堡里嗜血的吸血鬼,太亮的光,不适合这关系。

 

所以宋亚轩可以在大众面前隐藏得很好,装出一副不认识刘耀文的样子,礼貌地伸出白皙的手同那人相握,微微勾起唇角示意对那人的尊敬。

 

但其实,只有他们知道,白皙的手再往下面,袖子里是被刘耀文摁在头顶时掐出的痕迹,勾起的唇角曾被那人无数次地亲吻,唇舌相抵的夜晚,只鲜活在他们的隐藏下面。

 

就比如,宋亚轩会在刘耀文宽大的手掌心画圈,接着肥大的衣衫,偷偷去揩刘耀文的油,不过没关系,刘耀文在外面的自制力一向很好,不会同宋亚轩计较这些。

 

宋亚轩觉得自己不把刘耀文放在心上,爽就爽过了,他想做的事情太多了,如果没有刘耀文的支持,他可能一件也做不成,离不离得开刘耀文也无所谓,反正刘耀文给他的积蓄够他快活一阵子。如果挥霍光了,只要他一个服软,刘耀文保证会再次留下他。

 

他的自信来源很清晰——刘耀文需要他。

 

他看过刘耀文对着一扇紧闭的门发呆,那是他从来没有进去过的房间,刘耀文不让任何人进去,他也见不到刘耀文自己进去,更多时候,刘耀文时端着一杯红酒坐在那房间门口的地上,独自神伤。

 

今天也是一样。

 

宋亚轩看了一眼墙上的钟,把手机扣在床上,从衣柜里拽了一条毯子走出卧室,上了三楼就看见刘耀文颓唐地坐在地上,红酒杯倒在一旁,红色液体流出一滩,那颜色不鲜红,倒是很符合此时颓疲的刘耀文。

 

他走过去,把毯子盖在刘耀文身上,然后起身下楼去拿来毛巾,把地上的红酒渍擦干净。

 

“这地毯好贵呢,我明天送去干洗吧。”

宋亚轩看着地毯上暗红色的酒渍,叹了口气。

 

不知道这句话哪里触了刘耀文的逆鳞,刘耀文突然冷笑一声:“贵,就一定好吗?”

 

宋亚轩被这话问得一愣,蹲下身看着刘耀文酡红的脸颊,他的眼睛红血丝满布,看起来十分憔悴。

 

“什么意思?”

宋亚轩不懂,伸出手想要给刘耀文顺顺头毛,却被刘耀文躲开,手腕还被人一把抓住。

 

宋亚轩的手腕纤细,刘耀文的手掌宽大,这样一抓,充分满足了刘耀文的占有欲,可他却狠狠地用力,似乎要把宋亚轩的腕骨捏断,宋亚轩疼得直咧嘴,挣扎着要让刘耀文放开他。

 

“你不懂什么意思吗?”

“你接近我不就是为了钱吗?”

 

刘耀文说完就放开他,宋亚轩眼神一变,他转头看刘耀文的眼睛,那双眼睛里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情绪,他读不明白,却发觉心口像被一块带着棱角的石头卡住一样,又沉又痛。

 

他想开口辩解,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辩解,他最开始接近刘耀文,不就是为了钱吗,刘耀文总归是没有说错,而自己的不适,也只是目的被人拆穿的窘迫罢了,哪里需要这么多解读。

 

没关系的。宋亚轩这么告诉自己。

 

他站起身,把红酒杯放在一旁的柜子上,吹了吹柜子上落的灰:“睡觉了。”

 

说完转身离去,他把着楼梯扶手下楼,刚走到卧室门口,就听见楼上传来玻璃被摔碎的声音,粉碎。

 

他抬头看了一眼楼上,没说什么,抱着被子走到一楼的客卧。这里才是他和刘耀文开始一切的地方,他们的第一次是在这里,总以为翻云覆雨的夜晚会令人难忘,可是过了这么久,也没有什么难忘的,只要刘耀文想,他想,那一晚可以随时重演。

 

可是今天,不行。尽管今天是他们第一次的一年纪念日,但刘耀文不会配合他了,宋亚轩知道。

 

宋亚轩觉得自己来客卧真的是个错误的决定,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望着窗外的夜又深了几分,闭上眼都是他窝在刘耀文怀里的模样,似乎能呼吸到暧昧鼻息和事后不可描述的味道。

 

他讨厌这样的情绪,这会让他走的每一步变得艰难。

 

他下床打开门,打算去沙发上睡,他将被子放在沙发上,没忍住好奇还是上二楼看了一眼卧室,刘耀文似乎是喝多了酒的缘故,已经睡得很沉了,他搂着宋亚轩的枕头,样子辛酸极了。

 

宋亚轩压下心头酸涩,步伐不受控制地走向三楼,那个神秘的空间。

 

他亲眼见过小保姆闯入房间后被刘耀文怒气冲冲地拎出来,然后被辞退,宋亚轩乖,从来不对这个房间有过多的好奇,他知道,刘耀文不喜欢太好奇的人,而他为了讨刘耀文的喜欢,也不被允许好奇。

 

可是他今天的情绪似乎比往常要冲动很多,或许是孤独寂寞无人庆祝无人记起的纪念日,又或许是红酒味道飘香麻醉了神经,总之他今天就是十分好奇这扇门的背后到底是什么,是什么让刘耀文对他的态度发生这样大的转变。

 

其实,他本以为这扇门会上锁,可是这门居然被他一拧就开了,咔嗒一声打开了那个他未曾踏足的领域,当他踏入房间,灯被打开的那一刻,他的心脏就被狠狠攥住了。

 

那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,但是处处都摆着挂着一个男孩子的照片,照片上的男孩子笑得很开心,男孩子的身边则是少年时期的刘耀文,每张照片的落脚处都有一个签名——叶轩。宋亚轩挨张照片看,越看越觉得头晕,他的视线落到一张舞台照上,照片里,那个男孩子披着光站在舞台上,麦架上绕着灯束,闪闪亮亮,男孩的眼睛是一颗水钻,亮晶晶的,照片无法锁住光芒。

 

只是,这个男孩子,无论是从眉眼,还是身形,都像极了宋亚轩。

 

什么意思?

 

宋亚轩来不及细想,身后就传来一道冰冷如腊月冰川的声音。

 

“谁让你进来了?”

 

宋亚轩浑身一僵,看见刘耀文就站在他身后,面色不悦,甚至紧紧攥着拳头,目光不太友好,是从来没有过的眼神,宋亚轩知道刘耀文生气了,不敢说什么,站在原地低着头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

刘耀文一把抓住宋亚轩的手腕,将人带离房间,然后关上门,一把将人甩在楼梯口处,宋亚轩险些从楼梯上滚下去,幸好把住了扶手。

 

“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,你伺候我伺候得那么好,好到让我以为是他回来了。嗯?你有什么对不起我?”

刘耀文说话的语气带着愤怒,吼得宋亚轩一愣一愣。

 

“他?”

“那个……男孩子?”

宋亚轩顾不得前面羞辱性的话语,注意力全都放在“他回来了”四个字上,自然顾不得自己早已深陷感情泥潭。

 

“谁让你进那个房间的?你是不是真觉得你对我来说很重要啊?”

“你哪来的资格?谁说你可以和他一样的?”

刘耀文冲上去掐着宋亚轩的脖子,力气大到几乎要把宋亚轩的脖子生生掐断,宋亚轩被他弄得呼吸不畅,满脸通红,甚至开始翻白眼,刘耀文在他窒息的前一刻放开他,宋亚轩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,猛烈地咳嗽,咳得肩膀一起一伏。

 

“他……到底……是谁……”

宋亚轩拍着胸口抬头看刘耀文,他第一次觉得,自己和刘耀文的距离这么遥远,远到在赤道两端,鹊桥也无法架起的遥远。

 

“他是谁不重要。”

“你只要知道,你不过是他的替代品,而且,你也替代不了他。”

刘耀文冷冰冰的话语摔在宋亚轩面前。

 

宋亚轩再一次觉得自己要窒息,这次没有外力,是他自己的心,仿佛皱在了一起,疼到额头沁出冷汗,心如刀绞不足以形容这种疼痛,锥心一词也太过苍白。他疼,心疼。

 

他向来是明白人,他明白了自己是刘耀文心上人的替身,也明白了——自己爱上了刘耀文。

 

他本以为自己最擅长逢场作戏,如果他是旁观者,他一定会选择继续待在刘耀文身边,得到自己想得到的,接受一些自己不喜欢的身份也没关系,替身就替身了,替身演员也是有报酬的,不是吗。

 

可惜他不是旁观者,他是当局者,当他真的听见刘耀文的几句话时,他唯一的想法,竟然只有躲开,他站起身来,摇摇晃晃地下楼,回到卧室,打开昏暗的床头灯,将自己的行李箱抬下来,然后把衣柜里自己的衣服塞进行李箱,他的眼神空洞着,不知道自己塞了什么,塞了多少件,走进厕所拿洗漱用品时,突然瞥见镜子里的自己的脖子上,满是前一晚欢爱的证明,他扯开睡衣,吻痕遍布前胸,他突然急躁起来,打开水龙头,接了水拼命地往身上撩,借着水去搓那些吻痕,他用了很大力气,将皮肤搓得通红,但是根本无济于事。

 

他的眼泪夺眶而出,打开浴室的花洒,用花洒往那些地方淋,他使劲地蹭,想要擦掉那些暧昧痕迹。刘耀文一把打开浴室门,就看见他这一幕,冲上去夺下他手里的花洒,关上,挂在墙上,然后拿起毛巾丢进他怀里,一把抱起宋亚轩,将人抱上床。

 

刘耀文顾不得宋亚轩此刻正湿漉漉,摁着他的肩膀,吻就落下来,宋亚轩想逃,奈何刘耀文的力气太大,他根本躲不开,只能左右摇头。

 

刘耀文见状停下,看着宋亚轩凌乱的胸前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 

“我没干什么,我不想要这些乱七八糟的痕迹。”

宋亚轩声音颤抖,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。

 

“你不想要以后我不弄就是了,你这么搓有什么用,你自己看,都搓坏了。”

刘耀文的态度转变得很快,完全没了刚才在楼梯口时的暴躁,又恢复了往日对宋亚轩的态度。

 

宋亚轩只觉得惊悸未平,他看着刘耀文,眼睛直视着刘耀文的眼睛,他从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,都是难以言说的情绪。

 

“关你什么事?”

 

刘耀文似乎是没想到宋亚轩会这么说,松开宋亚轩的肩膀,从他身上起来,一转头就看见行李箱,回头疑惑地看宋亚轩。

 

“对不起,我刚才……没控制住……伤到你了,对不起。”

刘耀文的语气软下来。

 

“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?我是个替身而已,我自己活该。”

 

宋亚轩躺在平时躺的位置上,身边留出很大的位置给刘耀文,他背着刘耀文,两人缄默,直至深夜。

 

刘耀文的手揽上宋亚轩的腰,想让人靠近自己,可宋亚轩却一个劲儿地躲,刘耀文没办法,只能伸出双手,将他整个人抱在怀里。

 

“轩儿……”

 

“别这么叫我。”

“我不该叫宋亚轩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刘耀文没说话,搂着宋亚轩的手紧了紧。

 

“我应该叫叶轩。”

 

刘耀文闭上嘴巴不再搭话,宋亚轩则稍稍挣脱了刘耀文的怀抱,拉开了些距离。

 

两人同床异梦,各怀心事,一夜无眠。

 

02

宋亚轩一到年尾忙到飞起,能回家陪刘耀文已实属不易,谁知回家就跟人吵成这样,他坐在保姆车里揉着眉心,为着已经过了一周的烦心事烦恼,已经拖了一周了,这一周他没再回过别墅,也没跟刘耀文说过一句话,电话不接,微信不回。可这么一直拖着也不是长久之计,他思索着眼下该如何收场。

 

他以为自己一直很清醒理智,他明白他和刘耀文不过各取所需,他需要刘耀文作为他的靠山,能让他在娱乐圈里一路绿灯风生水起,而刘耀文不过是孤独寂寞的大金主,需要自己陪伴。

 

可他一直以来都忘记了思考,刘耀文为什么需要他,为什么偏偏是他。

 

现在,答案已经一目了然。

 

可无奈刘耀文这人的魅力实在太大,在一起这么些时日,宋亚轩几乎快要溺毙在那人的情海中,被这些甜蜜的假象冲昏了头脑,居然真的把这当成了爱情。此刻他清醒过来,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可笑。

 

你觉得你们是两情相悦,可他只把你当做替身。

 

换谁谁不憋屈?

 

他把手里黑咖啡喝尽,望着杯底的一圈咖啡渍发呆,被经纪人马嘉祺的电话吓了一跳。

 

马嘉祺知晓他和刘耀文的事情,他是个彻彻底底的商人,商人利益至上,宋亚轩不过是他的商品之一,商品的背后有这么个大金主支持,他又何必砸自己招牌呢,所以从不过问,顶多询问询问两人的情感状况。但是今天,马嘉祺也很奇怪,居然开口就是直奔主题,一句寒暄也没有。

 

“小宋,刘总身边的助理给我打电话说刘总已经一周没什么好心情了,让我找你问问,你们……”

马嘉祺的的声音极富穿透力,他总是笑着的,让人琢磨不透,却好像他能轻易看透所有人。宋亚轩甚至能想象到他那副笑面虎的模样。

 

“我们……我们吵架了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宋亚轩懒得跟马嘉祺解释太多,想就这样搪塞过去,谁知马嘉祺可不是个好糊弄的主。

 

“不是什么大事吗?小宋,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。刘总真找上门来,我可不帮你拦着。”

马嘉祺又是这幅胜券在握的样子,他永远这样。

 

宋亚轩厌烦透顶,理了理思绪不知如何开口讲述,半晌,他开口只问了一句话:“马哥,你知道叶轩吗?”

 

马嘉祺眼睛一眯,握着手机的手骤然收紧,沉默良久,吐出两个字:“知道。”

 

“他和刘耀文……”

 

宋亚轩还未说完就被马嘉祺打断:“亚轩,这不是你该知道的,你应该做的,是抓紧修复和刘耀文的关系,其他的别管了。”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

宋亚轩疑惑,这叶轩到底是何方神圣,怎么所有人提到叶轩都是一副触了逆鳞的样子。

 

他头疼得厉害,懒得细想,想着是该跟刘耀文修复一下关系,不然刘耀文一声令下,他身上的资源就会全部离他而去,他可不想再走一遍刚进娱乐圈的悲惨之路。

 

他让司机开车回了别墅,到门口一摸口袋才发现别墅的钥匙已经被他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,他只好坐在台阶上等刘耀文回来。

 

天色愈暗,他靠在柱子上望着灰蒙蒙的天空,猛然想起他刚进公司的场景。

 

马嘉祺在众多新人中唯独选中了他,把他领到公司老板面前时,老板似乎是很惊讶的样子看着他的脸,然后神色凝重地看向马嘉祺:“小马,你确定吗?这人要是让刘家知道,咱们可没什么好果子吃。”

 

马嘉祺换上他的招牌表情,笑着握了握老板的手:“我有信心,小宋……是个好苗子。”

 

现在想来,刘家说的估计就是刘耀文他们家了,他真是榆木脑袋,直到现在才发觉他们当时话语间的奇怪之处,所以叶轩一定和刘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可这些和他宋亚轩有关系的原因难道只是……他们长得太像?

 

除了这一点,宋亚轩想不出别的任何理由。

 

如果是这样,那他得到的一切,岂不都是拜叶轩所赐?

 

他想到这里不免有些难过了,他从小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演员,塑造许多角色,享受在荧幕上表演的感觉,怀揣着这个最单纯的梦想,他踏上了这条路,最开始时面试了许多家公司,都没能成功入选,直到遇见马嘉祺,他以为马嘉祺就是他的伯乐,他的人生就要开启全新篇章了,然后遭遇了事业的低谷期,再次腾飞时,便是和刘耀文在一起之后。

 

所以,从马嘉祺到刘耀文,这些人对他的好与坏,统统都是叶轩的缘故。

 

他笑了笑,给自己总结道:“我是他的影子,一个影子。”

 

眼瞅着天越来越黑,刘耀文还没有回家,他拿出手机给刘耀文打电话。电话过了很久才接通,接通后那人并没有出声,等着宋亚轩开口。

 

宋亚轩在风中裹了裹衣服,硬着头皮道:“我我……我会家了,钥匙找不到了,你今晚回来吗?”

 

那边依旧是沉默,过了一会,刘耀文熟悉的声音响起,嗓音微哑,语气冷淡:“不回,我叫助理给你送钥匙。”

 

“啊你不回啊,那算了,我去别的地方住吧。”

 

那头又是一阵沉默,似乎是很忙,能明显听出心情不佳:“随便你。”

 

说完就挂断了电话,他被刘耀文突如其来的冷暴力搞得不知所措,站在原地看着周围的夜景,吸了吸有些发堵的鼻子,打车去了附近的酒店。

 

领好房卡上楼,刷卡进门时就在身后听见熟悉的声音叫他的名字,一回头竟然是前男友林临,林邻笑着靠近他:“小宋,好巧啊在这里碰见你,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 

宋亚轩在心里翻了两万个白眼,林临是他当年落魄时谈的对象,彼时宋亚轩是个小透明,林临却已经是炙手可热的大明星,后来可能嫌他没什么能耐,林临跟他分手时那叫一个绝情,宋亚轩第一次失恋,难受得灌了好几瓶洋酒。现在想想,人渣就是人渣,不管过了多少年,人渣永远是人渣。

 

由于两人都是公众人物,在走廊上拉拉扯扯万一被狗仔拍到又要出事,宋亚轩只能侧了侧身让林临进来,林临坐在小沙发上和宋亚轩寒暄了一会,先是为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道歉,然后提议要给他敬酒赔不是,宋亚轩摆摆手表示拒绝,谁知林临已经打通了前台电话送上几瓶酒和两只酒杯。

 

宋亚轩看着他油腻猥琐的笑容只觉得恶心,盯着黢黑的手机屏幕渴望刘耀文这时候打个电话来解救他,可那人现在根本不会理他。也对,一个不听话的替身,就是该承受被替换掉的命运。他苦笑,心里愈发清楚自己对刘耀文的感情。他有些悲哀,可这悲哀无人能懂,就算有人,面前的林临也绝对不是个值得信任的喝酒聊天对象,顶多算是腥了一锅汤的臭鱼烂虾。

 

宋亚轩将假笑铺了满脸:“你什么时候走啊?我有点累了。”

 

服务员这时将酒送到房间,林临接过满脸谄媚:“我不打扰你休息,喝点酒就走。”

 

林临先给宋亚轩倒了一杯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宋亚轩懒得同他推辞,但眼神里满是审视,林临看出他不太放心,坦然一笑把他面前的杯子拿到自己面前一饮而尽:“你看,怕什么,我还能给你下药吗?”

 

宋亚轩稍稍放了戒备心,没说什么,拿过林临面前的酒杯也仰头喝尽,忽视了林临不太明媚的笑容。

 

宋亚轩两杯酒下肚才意识到事情好像不太对,但等他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,林临将他抱起来扔在床上,宋亚轩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

 

03

等他再次醒来时,手机接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轰炸,他只点开了一条,就顿时汗毛直立。

 

那是二十多张照片,照片上的主人公就是此刻一丝不挂的他。虽然没有全身照,但是从已有的角度看,拍这照片的人正竭力想营造出宋亚轩被人玩弄了一夜的状态。

 

他昨晚实在断片了,只记得和林临喝酒来着,然后……

 

我呸,人渣永远是人渣,都分手了还要玩阴的。

 

宋亚轩气得发抖,点开微博热搜,读了里面的内容,他差点两眼一黑再次晕过去,爆料人说宋亚轩为了博资源,甘愿被那些资本老总玩弄等等等等各种说辞都有。

 

宋亚轩第一时间检查了自己,完好无损,说明林临昨晚只是拍了照片并未做其他事情,正当他一点点恢复记忆时,接到了刘耀文的电话,他浑身血液都凝结了,颤抖着手接起电话。

 

果然,那人的语气愠怒又冷淡。

“宋亚轩,我还没说不要你呢吧,这么快就找好下家了?看起来,还不只一个。玩得挺花啊你。”

 

宋亚轩委屈又不知如何诉说,想开口辩解却被刘耀文噎了回去。

“一会我的助理去接你回别墅,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工作了,所有通告全部取消,不许离开别墅半步。”

 

话间是满满的不容拒绝,宋亚轩无力抗拒,只弱弱地问刘耀文:“刘耀文,你相信我吗?”

 

刘耀文一身沉默,并未直接作答,半晌后咬着牙说:“你和他差得远了。”

 

这个“他”不消细想也知道是谁,宋亚轩自知自己的不自量力,挂了电话将手机扣在床上,无助感侵袭全身,他不敢再次点开微博,也不敢回复亲朋好友发来的各种消息。

 

他以为自己已经成长得足够强大,却没想到,离开了刘耀文的羽翼庇护,他还是脆弱得如同蝼蚁,别人的一点小手段就可以让自己身败名裂。

 

宋亚轩回到别墅时刘耀文正坐在书房处理事情,看他走进来并没有任何反应,将他视作空气一般继续着自己手头上的事,宋亚轩大气不敢出,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刘耀文的神色。

 

刘耀文眉头紧皱,眼下乌青十分明显,想来也是没休息好,下巴上的胡茬清晰可见,宋亚轩的心没来由地抽痛了一瞬,他实在难以抗拒自己对刘耀文的那份感情了,他在来的路上想好了解释的措辞,可是站在刘耀文对面,他一句也说不出来,却偏偏希望对方相信他。

 

过了很久,宋亚轩站得有些腰酸,刘耀文抬眸看向他。

 

“林临……你前男友?”

 

“是,很久之前了。”

宋亚轩低着头躲闪刘耀文的目光。

 

“眼光差得不能再差了,如果是他,绝对不会像你一样蠢。”

刘耀文的话说得丝毫不留情面。似乎从前这个秘密并未被发现时无人提起叶轩,可当宋亚轩打开了潘多拉魔盒,刘耀文不再避讳在他面前提起叶轩了,而且变本加厉地拿他和叶轩做比较,这是狠狠地往宋亚轩的最痛处戳下去。

 

宋亚轩忍得辛苦,没绷住情绪也有些激动。

“叶轩那么好,你找他不就完了,何必爱着他又绑着我?”

 

宋亚轩说完这话就后悔了,眼看着刘耀文眼里的怒意越来越盛,他反倒不甘示弱起来,这该死的好胜心。

 

“你以为我不想吗?嗯?宋亚轩你自己动脑子想想,如果叶轩在这里我会选择你吗?”

 

宋亚轩咬着唇不让自己的情绪过于激动,但在听见刘耀文这句话时还是没忍住掉了几滴眼泪,刘耀文看见宋亚轩的眼泪时,眼里闪过一丝慌乱,他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方才说了什么话。只可惜说出去的话泼出去得水,覆水难收。

 

宋亚轩眼里带泪地瞪着刘耀文:“你从前对我好,全都是因为叶轩,是吧?”

“那我呢?你考虑过宋亚轩的感受吗?”

“昨晚林临给我下药拍我照片,你今天打电话就说我找好下家,如果是叶轩呢?你会这么说他吗?”

“刘耀文,你到底把我当什么?”

 

刘耀文的脸上挂了几分愧疚,只是为时已晚,宋亚轩打开卧室门转身冲了出去,刘耀文站起身想拉住他,却被宋亚轩关在了三楼卧室门外,卧室门被反锁,无论他如何敲门,宋亚轩都没有给过一声回应。

 

正当他打算拿钥匙开门时,听得窗外传来一声巨响,一股不好的预感升腾而起,他从二楼的窗户向下看,只见宋亚轩趴在地上,身下是晕眼的红。

今晚发文有人看吗